小糊涂仙再推文创酒:售价3588元,酒瓶“撞脸”习酒?专家称其“自嗨”

  2月12日,小糊涂仙酒业集团举办新品发布会,推出3588元/瓶、限量7998瓶的睿鉴东方系列(天问)癸卯年文创纪念酒。

  小糊涂仙官微显示,这场发布会在线观看人数超300万人次,数十家媒体关注报道。集团副总经理宋建林表示,产品致敬《天问》中求索天地的精神,致敬探索不止的东方思想。

  而酒业内参想在曲高和寡的“天问”之下提一个接地气的问题:酒,卖得出去吗?

  或许这个问题需要时间来回答,但这已经不是小糊涂仙第一次推出高价文创酒,如果要用此前的柿柿如意文创酒来回答上述问题,答案应当是:酒,卖不出去。

  2022年11月29日,小糊涂仙酒发布柿柿如意文创酒,全球限量发行2000坛,每坛价值9999元/5L。酒业内参日前在京东发现,该产品只有一条没有文字的默认评价;在小糊涂仙酒售酒小程序发现,该产品的库存一直在50件没有变化;在淘宝发现,该产品的销量和评论均为零。

  小糊涂仙的一位淘宝客服告诉酒业内参,接待的顾客没有售卖出去的。

  既然销量不佳为什么要在三个月内频推两款文创酒?白酒营销专家肖竹青告诉酒业内参,他认为小糊涂仙酒做出这种天价的文创产品,是一种“自嗨”、自娱自乐、一厢情愿的营销,真正成功的营销应该以消费者为中心,为消费者寻找购买的理由,迎合消费者的消费场景,只有这样产品才能够被买单、被认可、被消费。

  新品“撞脸”习酒?轻奢型睿系列表现不佳

  酒业内参将小糊涂仙的新品睿鉴东方系列(天问)文创酒用淘宝识图搜索,首页却出现了君品习酒的产品图。不得不说,二者瓶身同样是圆身、青色,存在相似之处。“撞脸”巧合之下,年销200亿的习酒和目标30亿的小糊涂仙,消费者倾向于买哪款,就知名度而言结果显而易见。

淘宝识图页面淘宝识图页面

  据悉,本次发布的文创酒新品来自小糊涂仙·睿系列。官网显示,小糊涂仙·睿品牌是集团为追求不凡的现代精英人群打造的具有新锐气质的轻奢型高端白酒。目前主推的产品有睿6、睿9、睿12,价格分别是1098 元/瓶、1487元/瓶、1998元/瓶。

  然而,小糊涂仙天猫旗舰店显示,除了睿12月销一瓶外,其余两款酒的销量都惨淡为零。同样是千元价位,消费者为什么要舍弃五粮液普五、国窖1573、梦之蓝M9等去买小糊涂仙呢?睿系列或许给不出答案。

  酒类分析师、知趣营销总经理蔡学飞指出,小糊涂仙酒作为中小型酒企,无法撑起高端化的扩张,产品升级比较缓慢。推出文创酒更多是为品牌造势,销售价值本身就并不大,产品定位也不是走大流通市场。

小糊涂仙·睿系列小糊涂仙·睿系列

  在茅台镇产浓香酒起家 产品只有“普仙”能打

  小糊涂仙酒业成立于1997年,公司名源于郑板桥名句“难得糊涂”,当时广告为“茅台镇传世佳酿”,靠着有号召力的广告语和卖音响起家的老板营销,小糊涂仙酒一时风光无限。

  肖竹青告诉酒业内参,他认为小糊涂仙是中国白酒营销忽悠界的经典案例。

  实际上,小糊涂仙酒多年来一直以“国民浓香”为品牌定位,而其产地茅台镇却是中国酱香酒的原产地。“茅台镇的浓香型基本都是从邛崃拉的基酒进行了灌装。”肖竹青说。

  直到2016年,小糊涂仙酒正式启动“二次创业”征程,才制定“浓酱并举,协同发展”的战略。而当时,浓香型白酒品牌“小糊涂仙”占公司销售额的八成以上,以浓香型“普仙”单一产品打天下,迟到20年的酱香酒似乎已经赶不上趟了。

  更奇怪的是,此后推出的小糊涂仙酱酒产地并非茅台镇,而是习水县。小糊涂仙酒,似乎把“难得糊涂”变成了“真糊涂”。

小糊涂仙(酱12)产品介绍小糊涂仙(酱12)产品介绍

  上市遥遥无期 仍在为回到20年前的业绩奋斗

  2020年8月,小糊涂仙酒业副总经理张志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公司2003年全国销量已经做到了30亿+。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投资转向失误,20年过去,小糊涂仙还在为2023年实现30亿销售目标奋斗。

  小糊涂仙官微显示,2022财年第一季度完成年度目标50%,销售收入同期增长50%。然而,在超额完成目标的大肆宣传下,酒业内参却发现,小糊涂仙并未公布过集团的具体营收数据,却立下豪言要在2027年圆梦百亿

  除此之外,公司近年来多次表示要在主板上市。

  2016年《广州日报》曾报道,小糊涂仙计划在2019年之前完成上市。

  2018春糖会与新浪财经对话时,小糊涂仙副总经理左清河表示:往后三到五年,小糊涂仙增速不低于30%,争取于2021年上市。

  2020年第四届中酒展时,小糊涂仙酒业副总经理张志勇表示,公司推进股权改革,计划在2023年实现A股主板上市。

  事实上,2019年小糊涂仙曾进行股权改革,引进了广州珠江云峰投资控股。并于2020年3月、2021年7月两度增资至1.87亿元。在此期间,公司再度引进广州同创嘉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机构,经股权穿透后,出现从事酒类、食品的地方经销商身影。

  这些举动被外界分析为小糊涂仙在股权方面积极为IPO做准备。

  此外,2021年还曾出现小糊涂仙将借壳上市的传闻,最后以双方辟谣收尾。2021年6月,用户姓名黄淑梅以3446万元拍得ST摩登2000万股股票。有传闻称黄淑梅和小糊涂仙酒实控人黄震宇为亲属关系,购入股票是为小糊涂仙酒“借壳”上市。

  2021年7月,ST摩登公告表示传闻并不属实,公司并不涉及与酒企业的“借壳”“重组”的洽谈或谈判等行为。同时,小糊涂仙酒业副总经理张志勇告诉媒体,自己未听闻公司将借壳上市。

  酒业内参查阅贵州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网站,在《贵州省2022年度上市挂牌后备企业名单公示》中发现小糊涂仙酒业名列其中。而根据规定,如无特殊原因,进库两年均未实质性开展上市挂牌工作的企业不再入库。

  也就是说小糊涂仙2023年再不行动本轮的上市梦就将破碎。而目前,并未有小糊涂仙递交上市辅导材料的相关消息。

  关于小糊涂仙资本化,肖竹青认为,中国白酒目前在主板上市的几率很小,按照小糊涂仙目前的市场规模和整个发展势头,也很难获得香港资本市场机构投资人的认可。他表示,小糊涂仙离上市还有很远的距离要走,应该抛弃忽悠思维,脚踏实地为消费者创造价值,才可能获得资本市场认可。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李墨轩